您好,您是第位访问者
企业文化
/culture
渝富要闻
/news
渝富故事

我与渝富的八年缘


今年是渝富集团成立十周年的日子,虽然我已离开了渝富,到新的工作岗位工作了,但渝富的同志依然记得我,并希望我说点什么来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刚接到这个任务,我就一直在思考怎么交这份答卷。我2005年12月到渝富工作,2013年10月离开渝富,前后九个年头,整整八年的工作时间,基本上亲历了渝富发展壮大的全过程,也经历了很多特殊的事件,甚至操作了很多大事件,把这些事件记录下来也还不错。但细一想,这些事情时间久远,也很复杂呀,我这支久不摇动的秃笔,怕是承担不了这件工作,尤其是在渝富十周年的这个大日子里,说错了什么岂不罪莫大焉,于是又没了动笔的勇气了。

左思右想,时间拖到临近,渝富的同志盛情又至,自己也感觉过意不去,终于勇敢的提起了笔。我想不管如何,我有义务把我在渝富的一些感受呈现给大家吧,虽然可能零乱不成系统,总是一些心里话。也正因为说的是一些真实感受,可能有为尊者讳的,为长者讳,为同事讳的地方,请原谅理解,我绝不是有心的。此为前言吧。

我的同事们

在渝富的八年工作中,我最感谢的是我的同事们,或者说我所在的团队给了我极大的支持。

我刚到渝富时,上级安排我分管投资板块,可当时渝富并没有专门的投资团队,投资部门只有一个人,甚至投资部门还没有单独的部门概念,与其他部门合署办公,因此建设团队成了当务之急。但事情不等人,那几年,我只好亲力亲为,一边工作一边建设团队。到我2013年离开的时候,投资板块已形成投资管理的一支总部团队和直接运作投资项目的若干支团队。这是我最自豪的地方,比自己亲自操作成功了大项目还感觉高兴,也形成了渝富的宝贵财富。这个板块同事们从无到有,从一个到好多,其间,来了很多新同事,也走了很多同事。来来走走,不断新陈代谢,就像大树一样,渝富开花散叶。说两个同事送行与被送行的小故事吧。

记得是2013年吧,因为各种原因,在我们投资运营团队的几个员工要离开了,我和团队的其他同事给他们送行,看到朝夕相处的几个同事不得不离开,很多人心里都不好受,有的人哭了,我心里也极不好受。其实,我给他们联系的一些去处可能比渝富的收入要高得多,他们舍不得的是同事相处的氛围和环境,尽管极不情愿却还是要离开。送行时,好多同事都喝多了,尤其是走的同事,连女同事也喝多了。我也忘形的说出了,如果有一天大家还想回来,我有办法了,就召大家回来的话语,挺没组织原则的。但是我心里知道,这可能性不大了。这些年轻人大多数是从学校直接来到渝富,来到这个集体、这个团队的,这里的氛围给了他们依靠,所以他们舍不得。到他们走出去,发现天地更加广阔时,这段渝富的经历只会成为他们的人生旅途中的一站而已。也许这段经历会让他们更能体会到社会竞争的残酷,但同事们的和谐相处一定会成为他们美好的记忆。那天,和大家一起,我也忘形了一把。我知道,因为年龄和职务,我没机会成为他们的朋友,但我想通过这种方式祝愿他们在未来的道路上走得更好。

第二个故事,是我离开渝富的时候,同事们给我送行。说实话,平时我真的很少关心同事们的私人生活,天生少了那根弦。那天我仔细端详,才突然发现大家都变化很大。我刚来渝富引荐进来的团队长已经过40了,按体制的规定都不再具备年轻后备干部推荐资格了,而前几年从学校进入渝富集团工作的小姑娘现在都当妈妈了。看着这一张张熟悉又突然觉得陌生的面孔,忽然觉得挺对不起大家的。我怎么就没有抽时间问问人家孩子长得怎么样,问问人家父母身体如何呢?心里的那种遗憾感呀,阵阵泛起。后来我给大家挨个敬酒说了谢谢,那是发自内心的谢意。我走了,但是他们留下来了,他们还得继续着渝富的创造。他们创造了渝富过去十年的不凡,希望不凡的渝富会还给他们一个不凡的人生。

在渝富最大的收获是有机会直接接触到各级领导,通过言行举止的学习,可以使自己快速成长,所以人们说模仿是最快最便捷的学习途径。可惜的是,有些东西无论你怎么努力也是学习不到的,我归结于个人原因和性格使然。即使学习不到家,但不妨碍我尊敬他们,把他们当师长而不当领导看待。所以,在这里我想说说感受比较深、直接接触过的几位领导。本来以为尊者讳的角度是不能也没资格评价师长们的,但前面我说了既然把他们当师长,说说自己的内心感受,师长们一定会大人大量的,说得不恰当也不会计较我吧。

先说奇帆市长。现在时兴有粉丝的说法,我想我大概也算市长的粉丝之一,特征是崇拜感特强。奇帆市长的水平大家都领教过,就不多说了。有幸的是我近距离聆听过他的教诲,不过,近距离聆听市长的教诲却不是那么轻松呵。记得我刚从监管机构到企业工作,技术思维是很浓厚的,而正好又有机会和市长一起讨论上市公司重组的方案。仗着自己似乎有那么一点技术底子,却没有把重庆提速经济发展的需要考虑进去,方案当然问题多多。市长那一通批阿,我就差找个地缝钻进去了。不过从那以后,我就形成了一个工作习惯,凡事考虑技术的时候一定要从企业、从重庆的角度来重新审视一遍,这个严谨的习惯也成为后来工作的财富。这一课给我上得极为深刻, 不过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机会的。后来有过相仿经历的几位国企领导一起聊起来,嗨,大家都有这感觉,而且不约而同都成了他的粉丝。而且私下里给他有个亲切称呼,估计他也不知道,这里也不方便透露,就让这个称呼保密一段吧。

在我最尊敬的师长当中,原国资委主任崔坚应当是印象极为深刻的一位。原因无他,渝富成长到现在,他直接花费的心血最多,许多渝富承担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是他带着我们硬是就干成了,说是创造奇迹都不过分。我有幸在他直接领导下参与了许多事情,尤其在前几年,为重庆资本市场共同见证和经历的许多大事件,成为渝富一直津津乐道的经典案例。其实这些成功背后,有好多好多不为人知的艰辛。说件小事吧,那是西南证券上市的过程中,由于监管政策要求,要调整现有股东结构。人家进来时是你请进来的,现在要人家转让手上的股权给你,人家当然不情愿,而且上市以后预期收益那么高,你出价怎么可能太低?所以我们觉得又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与团队的同事们设计了一个又一个谈判方案都没有得到对方认可。那段时间,光在北京呆着谈判就长达几个月时间。

有次谈判出来,崔主任大概实在是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大家都挺震惊的。因为他一直以来给大家的印象都是涵养极好,连批评人都不会太高声的,让他爆粗口,可以想象这压力要有多大呀。原因其实挺简单的,人家又提出了新的方案附加新的要求,而项目组压根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几个月下来,大家都挺疲劳的,哪里会想到对方连这种我们认为不可能的条件都会提出来呢?他虽然没怪大家,但我们在一旁都挺自责的,感觉没尽力。好在西南证券方案最后还是谈成了,这特殊的粗口也会偶尔在他面前提起,成为那段艰苦岁月的轻松活跃的话题。

说到渝富还有一位我尊敬的师长是不得不提起的,那就是现任国资委主任,第一任和第五任渝富的董事长廖庆轩,之所以把他称为师长,是因为我直接在他领导下操作的案例最多,相处的时间也是最长的,模仿学习的机会当然也就最多。前面我说的很多领导们的能力是学不了的,譬如市长,他的许多东西你努力学但不一定能学到手。但廖庆轩主任则是可以学许多东西的,譬如他的沉稳,譬如他考虑问题的角度和全面,譬如他待人如君子般的坦荡等等。记得是在重庆实业重组过程中的任务和谈判中,24家债权人组成的债权人联盟和我们谈判。人家是坐在长桌后面浩浩荡荡一排,而这边只让我和他两人空落落的坐在对面,而且不是大家一开始就坐在一起谈的,而是我们两人像待审被告一样在旁边房间等着,人家商量好了,才通知让我们进场,像宣判一样告知我们他们一致商量好的条件。我们讨价还价跟上诉一样,人家不同意就直接驳回了,压根不跟你商量。这种氛围,没人能受得了。我几次想起身就走,重组失败就失败,受不了那个气呀。可人家廖老师,不管周围那群狼如何瞪着血红的眼睛想从我们身上撕下一大片血肉,依然语气平缓、条理清楚的跟人家讲事实、摆道理,压根就没理会人家那嚣张样。后来他跟我说,人家投资进来,亏了这么多,虽然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但人家发发气也是正常的。咱们来谈判嘛,谈出个大家满意的结果就算人家摆个脸色也值了。结果我一算,还真是,谈出的结果就在我们原来预计的范围内,并没有多掏一个子。

廖主任是渝富的第一任董事长,其实渝富的历任董事长都是各有特点的。在我看来,也正是他们个性十足的特点,成就了渝富现在的海纳百川的特点。譬如渝富第三任董事长何智亚先生温文尔雅的学者风范,第四任董事长邝正平先生恢宏大度的儒商风范都成了我尊敬他们的理由,尽管他们都退休离开了现任工作岗位,但一点都不妨碍我依然把他们作为自己人生学习的目标。他们留下了许多东西,给渝富,给渝富人,尤其是给我,这些都是可以承继的财富,和渝富的几百亿上千亿的资产一样,值得珍惜。

当然,渝富的现任领导中也有我的师长,或者把他们当作朋友的师长,本想再说一点琐事,可再一想,当他们正在创造渝富的未来、创造更辉煌的当口,暂时还是不要说了,留多点让后面的人说吧,渝富十五周年再说吧。

关于渝富过去的十年

写下这个题目时,我压根没想过要给渝富过去的十年一个什么样的评价和赞语,因为那不是我能做的,甚至不是某一个人能做的,那可能是再一个十年二十年之后,由书写历史的人专做的事情,这么说一点都不过分。渝富过去十年所书写的历史是由那些数据、案例共同组成的,没人能粉饰也没人能否认。我只想就过去十年中,我在渝富的八年的生活工作有一个个人总结。

谈到写总结,每个人都几乎写过,甚至每人每年都写,我离开渝富还按照要求专门就渝富这八年的工作有一个总结。总结写多了就有点像八股了,有点厌烦了。可这也是渝富每年工作生活的组成部分,还不得不写。我离开了就在想,什么时候,我们的国有企业不再像现在这种方式去每年总结工作,是不是兄弟姐妹们的一个福利呀?有点小奢望吧,尽管不大可能。

其实渝富的工作就像写总结,一开始蛮认真的、也有东西写,写多了更多的是平凡的工作,或者平凡工作的累积才构成了不平凡,大多数组成都是挺平凡的工作,比如写材料、写方案、写分析报告等等,形成一种固有模式后会形成惰性,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没有激情,就容易懈怠了,所以才有后来的“转型升级”呀,“市场化国际化”什么的。我常想,这些变化未尝不是求新求变,让人们保持旺盛斗志的兴奋剂,未尝不是保持渝富战斗力的新源泉。渝富日常的工作太普通平凡了,大家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找寻投资企业、投资机会,或者通过投资企业的财报分析企业提出建议,持有或退出。一开始也会新鲜,久了难免不耐。其实深想一下,渝富成百亿的投资何尝不是建立在这些平凡的工作当中的,这些工作形成了渝富大厦的基础,人们看到更多的是渝富露在外面那雄伟的身姿,很难关注到支持着这座大厦的基石,不一定很漂亮但一定很厚重。渝富不管怎么变,不管还过去多少个十年,有了这些厚重的基石就没什么可怕的。

渝富是从资产重组起家的,渝富人都戏称自己是收破烂起家的,不良资产嘛,当然就是破烂了,不过这些当时人们眼中的破烂后来都成了香饽饽。甚至,成了后来大家都从渝富身上咬一块肉的理由。你以破烂的价格收到了宝当然是你的错,不咬你咬谁。渝富也大度,尽管这些当时大家认为的破烂的收购价格并不低,后来变废为宝与当时的人们也不太相干,但该给的还得给,穷兄弟搭帮过日子,共同致富大概就是这样的,有容乃大本就是渝富的特点。

渝富介入资本市场,进行投行业务也源于收破烂。2005、2006年间,和重庆不相干的德隆出事,在重庆摆了几个烂摊子,其中就包括上市公司重庆实业,那真是破烂,每股净资产负的13块多,创中国证券市场之最,谁也不敢接,大股东二股东都跑了,宁愿不要股权也走。可重庆输不起这面子,提出用市场化来重组上市公司。从那时开始,但凡有破烂,不管是资产还是企业都一股脑的往渝富这里塞。渝富收进来,也做出了经验做出了文章,这些棘手的东西无一例外都成了目前市场上最值钱的东西,也成就了渝富投资业务的基础和金融控股的架子。时也?运也?很幸运我成了这些事件的见证着和亲历者,其中许多故事还在渝富五周年时变成了铅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在渝富八年的工作经历真成了我人生一笔财富。

渝富的未来

写下这个标题时,心里十分惶恐,渝富的未来是怎样的,哪里是我能预料和评判的,既然如此,我就说说对渝富未来的期盼吧,对于一个曾经的渝富人,或自己心中一直自认为的渝富人应该不算越界吧。

我离开渝富时,正好渝富新任董事长李剑铭先生到任,我有幸在他领导下在渝富工作了最后几个月。那几个月是极为充实的,若干个振兴渝富的大方案陆续出台,若干组织架构的变化也逐步成型,那几个月,我是在努力为渝富尽最后一份力的心态中度过的,因此很多想法也可以直言不讳地向他叙述出来。能采纳最好,没有采纳的也算是我为这个服务了八年、深爱着的团体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我认识剑铭董事长的时间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了,在组建一个新机构时曾在他领导下工作,此时再一次感受到他的魄力和工作精神,让我感慨良多,有点遇到良师益友的感觉,遗憾的是时间太短,没法帮到他多一点。不过走的时候,我说您有用得到我的时候,我会毫无保留的贡献出我对渝富未来的全部理解这句话确实是发自内心的。因为从他身上,我毫不怀疑未来渝富又会创造新的辉煌。

知道我将离开渝富的时候,我曾经一个人徜徉在渝富大厦的楼洞、过道和那些熟悉的树木步道之间,并用手机拍下了这些熟悉亲切的场景。在那些熟悉的门牌外面久久凝视,我心里有许多的不舍和留恋。在这里,我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八年,从朝气蓬发的年青人步入中年,或者说度过了整个中年,谁能说我仅仅只是在这里工作呢?这里同样留下了我许多美好的回忆,这是缘分呵。这些冰冷的石头和不会言语的树木谁又能说他们不能记住我在这里匆匆路过的身影呢?

那天正好是晴天,太阳光透过树缝投射在渝富楼间的步道上,变幻出各种各样的几何图案,就像天边云彩,舒卷铺展,任岁月流逝,他依然沿着自己的想象去幻化出大千世界,创造着自己心中的优美和大气。

                              吴坚

                          二0一四年三月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