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您是第位访问者
企业文化
/culture
渝富要闻
/news
渝富故事

大船再启航


今年3月渝富成立十周年,我到渝富也快满9年了。

来渝富之前,我在政府部门工作6年,金融机构工作6年。在渝富的9年,是我最长的一段工作生涯。不知不觉间,也从刚来时的三十而立,进入了如今的人到中年。

2005年7月28日,我到渝富公司报到。那时还没有投资部,我就成为坐在财务部但不干财务工作的编外人。到渝富的第二天,就参加了在市政府办公厅召开的西南证券重组专题工作会。到渝富的第一个月,我即参加了在办公厅或金融办召开的5次西南证券、5次重庆商业银行、3次ST重实重组专题会议。回想起来,也就是在那段时间,成立仅仅一年多,依靠不良资产处置一战成名的渝富,开启了拯救、重组问题金融机构和上市公司的第二战场。

我有幸参与其间。2005年10月,我代表公司进驻ST重实担任常务副总经理。2005年12月,投资部成立,我担任投资部经理;同年底,兼任新组建的银海租赁总经理;2006年6月,担任ST东源副董事长、总经理。直到2009年11月底离开投资部,四年多时间里我一直在投资战线工作,全程见证了这段投资重组历程。

渝富成立之初的那几年,的确是一段如火如荼的激情岁月。

记得为了ST重实的债务重组,我多次与时任崔坚副秘书长、国资委廖庆轩副主任、金融办林军副主任等出差到北京,大伙经常一起早班飞机去晚班飞机回来。记得在与工总行会谈的前夜,在北京重庆饭店客房里,几位领导围站在我身后一圈“指挥”我用电脑准备第二天的文件。还记得林军副主任到北京协调,连续几天,白天跑各个部门,下午5时准点打电话给我,要我立即以渝富名义写出报告当晚传真到她下榻酒店,第二天她好拿着文件继续去跑。这个时候,公司陶俊总经理和办公室制文、盖章的一众同事,不管多晚多冷,必定在一边候着。在公司几项重大重组中,ST重实因为涉及破产重组和几轮债权人会议,过程最为艰辛。

那也是一个如初生猛虎,不知疲倦,朝气蓬勃的时代。

记得我到ST东源赴任总经理时,一个人,开着自己的私车,就“主动”上门去了。推开门,问找谁,说是今天会议通过的总经理到任了。为了ST东源重组,我与乔昌志副总曾经多次“夜袭”成都谈判,也曾在雨雾弥漫的晦暗冬日下班后,“勒令”对方人员必须连夜从成都赶到重庆,无论多晚我们都等着。那个时候,真的是只要工作需要,立马行动,从无半点犹豫或矜持。所以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就将一个进驻当月要靠借钱发工资的ST公司,清理得干干净净,打造成了坐拥4亿多现金,无一笔债务的中国资本市场最好的“壳”。当然渝富也收获了巨大的重组收益,持有的股权价值翻了十倍。

那些年里,领导的绝对信任、放手,部门、同事间的无私配合,至今令人感动。

在启动最棘手的东源华居股权收购后,在时任何智亚董事长的亲自指挥下,我、地产部周健、法律部石锐组成了一个临时团队,全权代表公司负责与外方的沟通和谈判,前后历时好几个月。虽是一个跨部门小组,但不管是谁,不管部门工作有多忙,从来是随叫随到,从无一次推诿。我们曾经在解放碑恒通云鼎一个以前租赁给外方人员使用的房间里谈判了十多次,每周三对方人员从新加坡飞来,谈完即走。房间长期空置不用,没有水喝,也无法上厕所,大家都忍着。最后一次谈判,在希尔顿酒店进行,从前一天上午9时持续到第二天中午11时的签约仪式前,连续作战26小时。2007年7月30日,当所收购项目的334亩土地,在拍卖会上经过168轮竞价,最终以41.8亿成交,创造了重庆“地王”神话,也为渝富一次性赚得33亿元利润的时候,那一刻,所有的辛苦与付出都得到了回报。

这些点滴过往,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令人骄傲。

正是这样,渝富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最终成为一个城市经营的精典案例,成为国企改革和发展的一种模式。渝富走到今天,是靠一种创业精神,一种责任感,拼搏、摔打出来的,每一步都很坚实。

如今,渝富这艘大船,终于又一次动起来了。与十年前、九年前、八年前那个激情满怀的时代一样,那种久违的、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这种感觉,每一个渝富人,都能真真切切地感觉到。渝富,又一次迎来了春天!

风樯动,起宏图。大船再启航,属于渝富的又一个时代,波澜壮阔地开启了!

2014年3月31日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