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您是第位访问者
企业文化
/culture
渝富要闻
/news
渝富故事

回首十年,继往开来


作为重庆市国有资产重组和经营平台,渝富集团在运营了十年后,如今已是声名远播。 我作为渝富集团的一员,也深切感受到了这份光荣与使命。

作为一种发展方式,渝富正在成为各地政府争相效仿的对象。尽管它的内涵和外延一直变动不居:从不良资产处置,到参与国有企业的投资和资产重组,再到搭建金融控股公司,渝富集团承担了越来越多的职能。

渝富在2004年3月成立时,仅作为当地政府及国资委的不良资产处置平台及债务化解平台,并没有其他的投资功能。从2005年开始,伴随着处置不良资产产生的土地储备,渝富开始扩大职能范围。

2005年4月13日,重庆市人民政府下发渝府〔2005〕66号文《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增加土地储备和土地整治职能的批复》,正式赋予渝富公司土地储备和土地整治职能。渝富进行土地储备的范围主要包括:市政府为工业结构调整和发展安排的政策性储备;国有企业“退二进三”(指第二产业逐步搬离市区,市区发展第三产业)、企业环保搬迁及破产企业土地的收购储备;其他闲置土地的收购储备。尽管现在宏观政策发生了变化,但是渝富进行土地收购处置,从而给重庆的发展输送新鲜血液的职能却没有改变。

“‘退二进三’中,工业企业本身没有那么多资金,这就需要渝富进行资本运作。”在市区的国有企业本身并没有足够多的资金在郊区建立新厂,如果先卖掉市区的老厂区建立新厂必然影响到生产,资金来源本身又受到限制,怎么办?

地处嘉陵江畔的天原化工厂正面临这样的问题:不良债务比例非常高,自身缺乏资金无法完成这个任务,如果先卖土地后搬迁,则影响生产。

这为渝富提供了一展身手的机会:渝富为企业垫付资金,帮助企业在郊区设立新厂。待天原化工厂完成搬迁后,将其原址的480亩土地卖给渝富来偿还垫付资金。最后天原化工厂和渝富达成协议:每亩作价180万元卖给渝富,随后渝富经过产权交易市场公开拍卖,以每亩200万元成交。

天原化工厂原址在嘉陵江畔,遥望对面的市中心,新规划中这里将是商业化的综合用地。因为变更土地用途,这块地卖了8亿元,不但帮助天原化工厂以折扣价回购了不良资产,还有4亿多元资金可以用于搬迁和扩大再生产。

除了天原化工厂搬迁,近年来渝富公司还先后动用几百亿元资金,帮助重钢环保搬迁、特钢完成破产、协助重庆钢铁回购股权,以及为其他百余家企业环保搬迁提供资金周转。

然而,资产置换仅仅改变了债务问题,国有企业深层次的问题并未消逝。“渝富的特色作法只是解决了包袱,要解决核心的问题,就要建立造血功能。”一位参与企业重组的人士称。从天原化工厂案例即可看出,问题的解决与其说是渝富公司的精心运作,还不如说是土地用途改变带来的巨大利益所致。

自己亲历过去几年渝富峥嵘难忘的岁月,有这样三点体会尤为强烈:

第一,在西部欠发达地区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国有企业,尤其是像渝富这样的金融控股集团,肩负更为神圣更为特殊的使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中国特色。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需要市场的“无形之手”进行自我完善,也需要政府的“有形之手”进行调节。

第二,解决民生问题就是解决发展问题。奇帆市长曾指出,“不仅要算当前帐,也要算长远帐,做到中长期平衡;不仅要算经济帐,还要算社会帐,做到综合平衡。要看到,当前的民生投入在未来会产生巨大效益”。

第三,后金融危机时代,渝富集团“走出去”既是挑战更是机遇。后金融危机时代,全球资源要素产生了加速流动的新趋势,国际产业分工格局正在发生新的深刻调整,地方国有企业作为国家和地方经济的重要力量,积极“走出去”融入全球经济,既是企业发展的内在所需,也是践行国家和地方战略的应有之举。

我要啦免费统计